• “红军走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记者再
    发布日期:2019-08-08 23:49   来源:未知   阅读:

  盛夏时节,行走大别山区,宽阔的公路两旁山峦青翠,草木葱茏。远远望见一座祠堂式的建筑,这便是红二十五军军部旧址(上图。本报记者范昊天摄)。

  军部旧址位于湖北红安县七里坪镇,这里曾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中心,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部队之一的红四方面军就在这里成立。1932年10月,第四次反“围剿”失利后,红四方面军主力撤离鄂豫皖苏区。不久,留在当地的红军组建红二十五军,军部机关设在七里坪镇许葛楼村闵氏祠堂内。

  “军派重兵对留在苏区的红军进行残酷‘清剿’。面对数量、装备均占绝对优势的敌人,红二十五军留在根据地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红安县档案馆馆长辛向阳说,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开始了长征。

  在这支近3000人的队伍中有7名女战士,她们是红军医院的护士周东屏、戴觉敏、余国清、田喜兰、曾纪兰、张桂香、曹宗楷。接到抽调命令后,戴觉敏连夜翻山越岭赶到军部报到,参加长征。

  戴觉敏的侄孙、红安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光荣院工会主席戴福强介绍:“出发后的第三天,部队快过平汉铁路时,前有阻敌,后有追兵。担心女同志随部队行动不方便,部队决定给每位女同志发8块大洋,作为留在苏区隐蔽活动的费用。”

  “我们是来参加革命的!”“红军走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得知要被留下,7名女战士情绪激动,都表示要跟随部队。最终,部队同意带上她们一起继续前进。

  部队转移时,每天急行军八九十里是常有的事。夜间行军,伸手不见五指。她们将裹腿解下,连成长带子,大家抓着带子的结扣,摸索着前进。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她们穿梭奔跑,救下许多红军伤员。配给她们驮行李的小马,也都用来驮伤员。部队每打下一座县城,她们是最活跃的宣传员,动员群众参加红军,努力筹集粮食药品……

  看到身边的女同志都如此顽强,全军上下斗志更加昂扬,作战更加勇猛。历时10个月,转战万余里,1935年9月,红二十五军抵达陕北延川县永坪镇,同陕甘红军胜利会师,成为长征到达陕北的第一支红军。

  由中共中央宣传部组织的“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自6月11日启动以来,媒体记者们沿红军长征经过的13个省区市接力式采访,踏寻革命先辈的足迹,用镜头和笔触传承长征精神,推出一批精品报道,持续引发社会各界热烈反响。[详细]

  “曲靖公路上,巧获两件宝;地图辨方向,白药治伤号;渡江走捷径,龙云有‘功劳’。”这是云南省曲靖市经开区西城街道西山脚下一带至今仍在流传的诗句,讲的是红军当年途经曲靖时发生的一个故事。[详细]

  四川省凉冕宁县是少数民族聚集区,1935年5月,红军先遣队为大部队开路来到此地,用真情宣传革命主张、团结彝族同胞共同抗争,流传下了一段“彝海结盟”的佳话。[详细]

  夹金山是中央红军长征中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藏语意为又高又陡的山。它位于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西北,主峰海拔4000多米,终年积雪,空气稀薄,天气变化无常。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之后,1935年6月挺进宝兴,计划翻越夹金山,需要熟悉雪山的向导。[详细]

  记者从东桥头出发,踏出了走过泸定桥的第一步。大约走到10米处,晃动加剧,大家抓住各自背包带,互相搀扶着……终于,走到了西桥头。[详细]

  在儿媳妇阿尔基看来,公公侯德明的一生就是传奇,“尽管他没有做过什么大事”。站在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原县日干乔大沼泽的一块石碑旁,阿尔基讲起过去的故事。那块石碑上镌刻着周恩来总理1960年为红原建县题写的“红军长征走过的大草原”10个大字。[详细]

  1996年,曾广贵来到灌阳与王桂清再度见面。“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默默流泪,好久都没有说话。”回忆起两位老人重逢的场景,王少林的眼圈泛红。王桂清去世后,曾广贵仍然每年寄信给王桂清的后代,直到2010年离开人世。两家的后人一直保持联系,让这份弥足珍贵的人间真情延续下去。[详细]

Power by DedeCms